青春题材的影片可谓是当下电影院里的常客,无论是错过、追忆、悼念的“三大杀器”,还是酗酒、打架、堕胎的“三大法宝”,观众都早已见怪不怪了。而在即将上映的影片《少年巴比伦》中,却塑造了另一番新奇的景象,一切关乎于青春的回忆,化作工厂里漫无目的的工作和生活,主人公路小路如同一股清流,将这个逝世气沉沉的工厂,变成快意人生的热血江湖书写了一部非比寻常的“工厂回忆录”。

《少年巴比伦》:用青春与懵懂书写快意江湖

影片中所处的光阴正是九十年代初,革新开放的大潮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经过十几年的洗礼,社会正面临着下岗、下海、买断工龄等巨大的变革,而在工厂里工作的工人,却仿佛置身事外一般,还是按部就班的工作,混吃等逝世的生活。该迟到的迟到,该早退的早退,大家都在混日子,从小姑娘挨到老阿姨,从小伙子挨到老师傅,盼望着敲锣打鼓荣耀退休那天的到来。在这样的环境里,路小路出现了,他如同“闯入者”一般,进入到格格不入的工厂社会,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们,用他的青春、热血、胆识、个性融入并改变着身边的所有人。

《少年巴比伦》:用青春与懵懂书写快意江湖

常理来讲,工厂应该是所社会实践大课堂,进厂后增长知识、开阔眼界。而影片中的工厂,则成为了逝世气沉沉的“尸城”。这里的钳工只会拧螺丝,电工只懂换灯泡,上三班就会扛麻包,男工聚在一块打麻将、擦车,女工一天到晚洗衣服。工厂的工人,无论男女老少,理想、愿望、抱负慢慢被蚕食,上进学习成了反面典型,只有工作工作再工作一条路,等同于空留一个皮囊从事着机械的生活。

《少年巴比伦》:用青春与懵懂书写快意江湖

路小路与生俱来有着一股子韧劲,来到工厂后,这股韧劲有增无减,感染者身边的所有人。路小路对师父“牛魔王”毕恭毕敬,无论师父如何刁难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还不顾一切上演雨中狂奔医院的感人桥段;对工友长脚和小李将心比心,拜把兄弟、保守秘密,关键时刻还给小李的女友小噘嘴出头。而面对厂指示时,路小路则是换了一个人,无论是反唇相讥的当面叫板,还是手持板砖的怒目相向,,以及澡堂里的搏命比拼,全体会上的摇滚演唱,可以说凭借一己之力令工厂从逝世气沉沉到江湖的意气风发,工友们不再是厂里的奴隶,而是独立自主的人,而引发他演变的不是别人正是白蓝。

《少年巴比伦》:用青春与懵懂书写快意江湖

路小路和白蓝之间的爱情是凶猛的,他们俩一个是脚下的路,一个是天上的白云,本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世界的两种人,从路小路来到工厂后一切都发生了变更。俩人从路上的偶然相遇,到修车摊的再次相逢,再到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甚至地震来临时,两人还在床上演绎着情欲告白,白蓝可以说是路小路的人生导师,没有白蓝的悉心照料和领导,就没有将来走出工厂的路小路。

《少年巴比伦》:用青春与懵懂书写快意江湖

《少年巴比伦》作为路内笔下的“追随三部曲”之一,以幽默滑稽的语言,承载了底层工人的爱情和友情,而深受读者的嗜好。笔者拜读过原著,可以负责任的说书中80%以上的场景和段落,在影片中都得到了原汁原味的展现,董子健和李梦无愧于路小路和白蓝的最佳人选,此外,长脚、小李、小噘嘴、食堂大妈等原著中的人物都有所展现,在此根基上还创造性的加入了澡堂大战、地震救援等情节,所以无论你是否度过原著,你都会喜爱上这部影片。

《少年巴比伦》:用青春与懵懂书写快意江湖

影片《黑处有什么》中,透过小女孩曲靖的眼睛,来逐渐揭示案件背后的本相;而在《少年巴比伦》中,则是通过路小路的工厂生涯来展现特殊时代里一番真实的生活图景,这里有青春、有热血,有快意的江湖和人生,有关乎于青春的一切记忆,这就是那个时代最最真实的写照。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