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罗丽

狂欢中的国内戏剧节

演出市场的兴旺是戏剧节最具推动性的气力,当城市中产阶层及年轻观众群体成为演出市场的消耗主力,他们对推动戏剧节的发展很首要。但官方资源对文艺发展的注重、对戏剧节继续不断的支持,更是戏剧节悠久不衰的保障。

金秋时节,国内戏剧演出季拉开了序幕,各类戏剧节排山倒海而来——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北京青年戏剧节、乌镇戏剧节、中国艺术节、上海国际艺术节等,这些艺术(戏剧)节名目之繁多、演出剧目和类型之丰厚、审美风格定位之多元,如满目繁花。

戏剧节的三股推力

各类艺术(戏剧)节尽管在演出团体、演出类型及演出剧目从内容到形式各自都浮现出不同面貌,然而不外乎三股推力在支撑着艺术节的举办——“主流话语”的宣讲、“外国戏剧引进”的热潮、“民间气力”的活跃。

其一,官方戏剧节得益于政府加大对文化经费投入等举措,往往和评奖以及体制内创作的展演密切相关,可视为“主流话语”的集中宣讲,也是“主流价值观”作品的集中展示平台。

中国艺术节于1987年始创,每三年举行一届,由文化部和所在省、市国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戏剧节创办于1988年,每两年举办一次,由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和所在省、市的国民政府共同主3办;亚洲艺术节是国家级区域性国际艺术节,由文化部主办,自1998年首次举办后,至今已有14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从1999年起,每年举办一届,是由文化部主办、上海市承办的国家级艺术节。

除了全国性的艺术节,区域性的官方戏剧展演也无处不在,几乎各省各直辖市的各级文化主管部门都有自己专属的艺术节,如:国内最早创办的省级专业艺术活动之一广东省艺术节;广东省文化厅主办的“粤戏越精彩——粤剧与全省地方戏曲剧种交流展演”;至今已举办5届,明年企图更名为“广州国际戏剧节”的广州艺术节;从1983年创办以来、每三年一届的浙江省戏剧节;还有创办于2011年的“杭州国际戏剧节”今年正式升级为“杭州当代戏剧节”,由杭州市委鼓吹部、杭州文化广播电视集团等单位主办。

狂欢中的国内戏剧节

其二,与外国戏剧引进热潮密切相关的,是观众开眼看世界的需求。近年来,几个影响较大的戏剧节或展演都着力于此,并合力形成一道外国戏剧来华演出的新景观。2010年,林兆华戏剧艺术中心作为第一个邀请国外戏剧团体来京演出的民间戏剧机构,成功举办了“首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至今延续了六届,成为业界相当有口碑的剧展;创办于2013年被誉为“戏剧狂欢节”的乌镇戏剧节虽只举办了四届,但以其国际视野、艺术水准、原创探索、办会理念等积累了人气和口碑;“戏剧奥林匹克”是在1994年由世界闻名戏剧导演、剧作家特尔佐布罗斯、铃木忠志、罗布特威尔逊等人发起的国际性戏剧活动,旨在推动世界戏剧艺术的展示。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于2014年在中国北京举行,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的45部作品参加了展演。

此外,各类专业院团主办的区域性展演,也在上海、广州等地独当一面。上海当代戏剧节是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组织承办的一年一度的国际戏剧节,自2005年举办首届起,每一届均设有不同的主题,,邀请世界各地的作品参与演出; 2013年始创的十三号剧院国际戏剧演出季,由广州话剧艺术中心承办,每年冬季举行,引进多部外国经典作品,已经成为广州戏剧演出的品牌活动。

狂欢中的国内戏剧节

其三,“民间气力”的活跃,一方面体现在青年戏剧人的创作能量上,另一方面也体现在民间资本对戏剧市场投资的关注中。

近年来,青年戏剧人的创作能量受到前所未有的注重,针对青年人主办的戏剧节逐渐增多,戏剧节板块中针对青年人设立的青年单元也陆续出现。北京青年戏剧节创办于2008年,由北京市文联、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导演孟京辉担纲艺术总监;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中最有特色的环节“扶持青年艺术家企图”始创于2012年,集发现、孵化、创造和展示青年艺术家及其创作于一身;两岸小剧场艺术节最早举办于2012年,由中华文化联谊会、台湾广艺基金会主办,每年邀请两岸不同风格的小剧场作品分辨在北京、台北及高雄三个城市演出;而2013年创办的乌镇戏剧节也专门设立了“青年竞演单元”,让更多热爱戏剧有潜力、有幻想的青年创作者拥有展现自己的时机。

由于商业演出市场繁荣及民间金融资源的涌入,随着两者的意愿相互促进,各类民间机构主办的戏剧节也在几年内呈井喷状态。2015年创立的西溪国际艺术节交融了戏剧、舞蹈、音乐和多个创意板块;自称是“西部首个戏剧节”的三星堆丝绸之路戏剧季于2015年在四川德阳正式启动。这类戏剧节或展演,无论是在外国作品的引进上,还是本地原创的培育上,均打开接纳的空间和展示的平台。

狂欢中的国内戏剧节

在中国,官方和商业的两极博弈始终存在。因此,在“主流话语”的宣讲、“外国戏剧引进”的热潮、“民间气力”的活跃这三股推力的驱动下,演出市场兴盛,商业能量爆发,从官方到民间的各类艺术(戏剧)节从数量到规模也日益空前。其规模和定位浮现出官方VS民间、官方VS商业、民间VS国际、区域VS国际等诸多分野,大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意。如此种种,戏剧演出的体量在这个时期内得到迅速攀升,但值得思考的是观演双方在艺术创作力和鉴赏力上,是被无形透支还是得到极大提升?演出市场的丰厚和文化景观的多元是否等同于国内戏剧创作水平的整体跨越以及观众购买力的大幅增加?

狂欢中的国内戏剧节

谁为戏剧节埋单

诚然,演出市场的兴旺是戏剧节最具推动性的气力,当城市中产阶层及年轻观众群体成为演出市场的消耗主力,能够推动戏剧节的发展。但官方资源对文艺发展的注重、对艺术(戏剧)节继续不断的支持,更是艺术(戏剧)节悠久不衰的保障。因此,谁为艺术节埋单,成为了艺术节蓬勃发展的关键。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