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申

意淫自嗨的“公认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写在前面: 我对京剧以及戏曲艺术所懂所知颇为皮毛,借此内容仅为揭开本相,若有关于京剧或者戏曲被人贻笑大方的外行话出现,敬请见谅,当然该笑还笑。 本文不评价各种剧种、流派、艺术之间的上下优劣,仅以“世界公认三大”为靶子,揭开这层自欺欺人的面纱。 另外,近日牙疾,状态颇差,如有错别字病句以及不严谨之处,还请见谅! 正文: 世界上从来没有所谓"三大表演体系"(或"三大表演流派")的"公认说法"。(大在哪?另外,要说有“三大”,就得有其他“N小”吧?那是N们是什么?纯正十景病!) 谈起 "三大"的源头,最早的出处应该是中国知名导演黄佐临先生在1962年时对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布莱希特、梅兰芳的风格对比,主要用于借与京剧的对比来介绍他国戏剧风格样式。据悉在佐临先生晚年,又曾丰厚了其内容。 但是,佐临先生从未在任何文字里表明这就是"世界三大表演体系(或流派)"!

意淫自嗨的“公认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黄佐临先生

作为一个戏剧工作者,将各种风格、流派、体系,甚至不同剧种、不同门类的艺术拿来进行对比是很正常的事情,为的就是找出各自的优点缺点,取长补短以完善创作。就像你可以对比相声和二人转,也可以对比芭蕾和现代舞,也可以对比诗和词。上述这些都不是一个东西,只是有异同存在而已,那么为了自身进步,可以借鉴学习。 所谓"假话说一千遍就是真理",自佐临先生后,戏剧人愈发理直气壮,认为"三大"已经是不变的真理,并都以"世界公认"而自居。一旦有人提出异议或者疑问,那么所谓的"梅与斯、布的苏联交流"以及佐临先生就会被拿出来当作说辞与挡箭牌,并生怕自己被戳穿一样,玩命写著作和夸大以便求得个人地位的安全。

意淫自嗨的“公认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说说所谓的"梅与斯、布的苏联交流"吧,按说艺术家之间见面交流是非常正常的,不过但凡用正常人的头脑就应该清楚:就见个面聊个天,语言交流还费劲呢,就深入探讨艺术?探讨完然后就"世界三大"了?谁给封的呢?是媒体?是政府?是某个评论家?就算真有人,算他是斯大林希特勒,能代表苏联德国也不能代表全世界吧?(梅耶荷德对梅兰芳的艺术大加赞颂,那时候正是他与老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分庭抗礼阶段,难免没有借梅老板的写意打击老师的写实之嫌。)

那就是大师们自封?更不可能啊!首先布莱希特根本就没和梅兰芳会上面,仅是看了梅的演出。就算此后布莱希特多次写文字提到戏曲艺术,也和“三大”无关。另外,说句好玩的,就算大师之间再投缘再友好,斯与梅交流后也不能自己说"从今往后,咱哥们儿就是世界两大还是三大戏剧体系了啊!"或者布崇拜梅,于是自己抉择自己和梅,再找个有名的斯,共算“世界三大”…… (这类不要脸的话和事一般会出现在中国戏剧界,没事给自己封个几大几强,领军领袖的,最多加个"被誉为"一一一被谁誉为?丫凭什么有那么权威?别人凭什么被丫代表?)就像前两天挺岳云鹏的相声里说的:"星二代有自己说的吗?你走大街上跟人说大哥,我星二代……"既然小岳的相声可乐,那戏剧人自己把上述这种大帽子称呼写进自己的title和鼓吹里就不可乐吗?!

意淫自嗨的“公认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布莱希特(1898—1956)

略有跑题,"三大"这事儿不是大师们自己吹的,也不是佐临先生说的,就是一批批戏剧人不求甚解、盲目自信、不敢猜忌、听之任之、以讹传讹、虚荣自傲的产物。人家梅兰芳先生当然是大师,但是那是京剧大师,不是戏剧(也就是中国俗称的话剧)!说焦菊隐先生借鉴戏曲并与戏剧相结合走出中国话剧的民族之路,没错,但前提是"中国、民族"几个字的界定,其风格与法子并不代表在世界戏剧范畴共通。至少在他的成熟期作品中,没有一台外国作品的戏剧演出运用了戏曲手法吧?(早年间将戏剧改成戏曲演出不算,那是戏曲形式)当然,可以说也许是因为焦先生过早去世没有时机,但不得不承认,"唱念做打"对于戏剧的表演,只有在"中国戏曲"或者"中国式戏剧""中人民族风格化戏剧"的情景中才有最大的发挥空间,而并非适用于所有表演,包括镜头前的电影表演(除非你演的是京剧演员或者是京剧电影样板戏之类)。这也正是为什么国外戏剧艺术家承认京剧是伟大艺术,却没有什么人将其程式元素运用到实际戏剧演出中一样。更多的借鉴仅是一种形式探索以及一种表演风格。 另外,中国京剧和日本能剧从本色上讲都是民族艺术,也都有很大成就和各自特性。那凭什么京剧表演能"三大",而能剧表演就不能"三大"呢?就算一个国家的,昆曲远比京剧长久得多,越剧也不是没有名角儿粉丝也不少,为啥必须由京剧的表演做为戏曲表演的代表呢?中国政府当年确凿封了梅兰芳先生为官方认定的艺术家,但却并未封过"表演体系"一词。(就算哪天真封了,也是只能代表中国,代表不了世界啊)

意淫自嗨的“公认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1958年《茶馆》彩排时,编剧老舍(右二)与导演、演员座谈,前排右一为焦菊隐。

说回来,梅兰芳先生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不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之所以能被称为"体系"二字,乃是他独创了诸多表演的训练法子、导演的技法理论以及影响了一批诸如梅耶荷德、瓦赫坦戈夫等人在其理论根基上的拓宽与衍生,可以促进一代代人的艺术改革,包括对于戏剧美学、导表演艺术、舞台样式的探索。 而京剧如果说体系,那也是京剧作为体系,因为这是多少代人的传承,而非某人独创。至于是否以梅兰芳先生命名可以讨论,终究梅兰芳先生对于这门艺术的推动发展有着巨大的贡献,且创始了最适合自己表演的京剧流派。但需要明确一点,如果京剧表演被算是体系,那它的前提也是"京剧表演",而非"戏剧表演"(包括电影表演)。戏剧(电影)的表演是不需要建立在程式的根基上的,可以是完全生活化的也可以是具有风格特色的,而京剧的表演则必须建立在固定的程式之上。 那么是不是说不同剧种就不能借鉴表演了呢,当然不是。这个可以根据各人不同的需求,在形式上、法子上、风格上进行学习、领悟与拓展。但是,以此用不同剧种来统一讨论表演法子甚至上升至体系,不论是否称为"三大"都很属于勉强为之。

意淫自嗨的“公认世界三大表演体系”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