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忘却,才是学习的最高境界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我们在商业的策略、营销、组织、指示力等各方面都在应用一些已过时或已淘汰的模式来运营。

在如今的互联网经济中,策略、价值创造与竞争优势已经从渐进性质变成了指数性质。为了接纳适应时代的新逻辑,我们必须忘却以往的旧逻辑。

忘却并非简单的忘怀,而是选择另一种心智模式或范式。而这一切,应先从忘却我们对于学习的认知开始。新的一年伊始,一起来学习这个一个全新的概念——忘却,才是学习的起点。

了解忘却,才是学习的最高境界

忘却并非简单忘怀

而是选择另一种心智模式或范式

自从彼得圣吉(Peter Senge)的《第五项修炼》(The Fifth Discipline)25年前问世以来,各家公司都在寻求法子,想成为一家不断变革的“学习型组织”。在数字颠覆的时代里,成为学习型组织的首要性不言而喻。不过,即便是最卓越的公司,,也很难在这方面取得真正的进步。

其中一个问题是,他们把焦点放错了。问题并非在于学习,而是在于忘却。因为我们在商业的策略、营销、组织、指示力等各方面都在应用一些已过时或已淘汰的模式来运营,为了接纳价值创造的新逻辑,我们必须忘却以往的旧逻辑。

忘却并非简单的忘怀,而是选择另一种心智模式或范式。当我们学习的时候,我们是在已经熟知的事物根基上增添新技能或知识。当我们忘却的时候,我们则是走出已有的心智模式,选择另一种不同的心智模式。

了解忘却,才是学习的最高境界

举个例子,去年夏天我租了一辆车,环游英国。我此前从来没有驾过这款车,因此我需要学习各个把持器的布局。还要学习左边驾驶。这一切还算容易,忘却右边驾驶才是最艰苦的事,我必须不断提醒自己“靠左”。这也是为什么伦敦的人行横道上都会刷上“look right”字样,提醒路人向右看。想要忘却那些不能再为我们所用的思维习性,真的一点也不容易。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商业领域里。我们过去在学校里学到了许多范式,并依靠这些范式建立起自己的职业生涯,但这些范式当中有很多东西不是不完整,就是毫无效用。

地图非疆域

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的五力模型是一整代人学习制定策略时的必修课。在这个模型中,企业通过削减成本、抬高价格、锁定顾客、排挤竞争对手与潜在竞争者,来取得竞争优势。波特觉得,“策略的本色就是:你必须限制自己想要实现的事情”。

但是,在如今的互联网经济中,策略、价值创造与竞争优势,已经从渐进性质变成了指数性质。谷歌、优步、Airbnb、Facebook等公司都在关注如何移除限制,而不是设定限制。他们不再试图把持供给产品的渠道,而是建立平台,让别仁攀来创造价值。他们会打造一个生态系统,让顾客、供应商与合作伙伴相互联系,以此创造网络效应。

了解忘却,才是学习的最高境界

波特的策略模型并非过时,但它毫无疑问是不完整的。忘却才干使我们看清楚,这个模型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而不是不容置疑的真理。正所谓:“地图非疆域。”

在营销领域里,公众传播的心智模式渗透着我们的思维。世界已变成多对多的模式了,但我们却还在套用一对多的心态。我们把一切看成是线性与事务性的东西。虽然人有多个层面,但我们还是会将人归类得一清二楚。即使顾客想要当共同创造者,我们还是把他们当作消耗者。企业与顾客之间的实际接触,如今已经越来越多地通过共同经历来进行,然而,我们依然瞄准顾客,向他们开展各种活动鼓吹,并利用各种渠道向他们推送消息。虽然顾客的过程不呈直线,但是我们还是会把人们推进一条单向的管道。

我们需要忘却营销的推进式模式,同时寻找新的替代模式。比如,与其利用关系进行推销,不如打造品牌轨道,把交易融入关系当中。与其把顾客当作消耗者,不如通过社会中的不同角色和层面,来与顾客建立关系。我们除了主张一种价值观之外,也许也能够实现一个共同的目标。

在组织设计的领域里,我们正在目睹等级制度进化成流体网络。但是,这样的转变需要大量的忘却。我们会本能地把一个组织当成一张组织结构图看待。遇到决策的时候,我们会自然而然地把它留给上司处理。我经常听到高管们高谈阔论要“更网络化”,然而他们实际上要的是不同部门之间多多合作。若要真正变成一个网络化的组织,你所制定的决策准则,不仅要让人们的愿景和公司一致,还要让他们拥有一些自主性。然而,倘若要这么做,就要忘却管理、指示力、企业治理三方面的既有思维。

忘却历程的三个部分

首先,你必须承认旧的心智模式不仅不再有意义,而且不再有效。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因为我们通常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心智模式,就像鱼在水中不知水一样。另外,我们也许会恐惧承认现有的模式逐渐过时。我们之所以能够建立声望和事业,全因掌握了这些旧的模式。放弃这些旧模式,似乎像是要一切重头来过,从而失去已有的地位、权力或自我意识。

第二,你需要发现或创造一个能够更好地实现目标的模式。起初,你很可能会从旧模式的角度看待新模式。许多公司无法有效地应用社交媒体,因为他们仍然把社交媒体当作是分发信息的渠道。他们在思想上还没有从一对多转向多对多的模式。与其把社交媒体当作一个渠道,不如把它当作一种环境。

第三,你需要培植新的思维习性。这个历程和创造一个新的行为习性(如饮食习性、高尔夫挥杆动作)没两样。你会倾向回到旧的思维模式,从而回到旧的行为方式。一个非常有用的办法,就是创造一些触发物,让你意识到自己正在应用哪一种模式。比如,当你在谈论你的顾客时,如果把他们称作“消耗者”,你就要留意了:你是在应用事务性思维模式。要找出一个能够反映这份关系更具协作性质的词语。语言上的转变,有助于巩固思维上的转变。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